鋤禾日當午,汗滴禾下土。 誰知盤中飧,粒粒皆辛苦。

澤國江山入戰圖,生民何計樂樵蘇? 憑君莫話封侯事,一將功成萬骨枯。


或許你會覺得我莫名其妙為什麼要把這兩首詩兜在一起,

但你可曾好好想過

當你可以有幸在一堆枯骨上說出何不食肉糜的當下,

那碗肉糜有多麼的得來不易?

創作者介紹

走自己的路~

AcePitcher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