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為什那麼愛打嘴砲?
 
還是我只會打嘴砲?
 
事實上因為我真正的人生磨練才剛要開始,
 
所以我甚麼都不怕,就怕沒時間,
 
所以我甚麼都不缺,就缺沒經驗!
 
我知道若我沒有把羅盤找到,
 
就算有看到遠方的光也不一定是我要去的港口的燈塔!
 
因為欠缺經驗又害怕沒時間,
 
就更只好還是循著我之前所受的訓練,
 
透過書、理論的學習來堅固我的船、堅定自己的信心,
 
好讓自己有所本,說話有憑藉,做事有所依循!
 
但現在船已經真正的開始航行了,
 
雖然知道目標的終點港口就是起點,
 
但沒有出去航行闖蕩就什麼都不是,更不可能畫出真正的世界地圖!
 
所以剩下的就是要在無常的大海、世界中磨練!
 
但我知道當再度回到港口時,船以及屬於海上的一切都還是要放下。
 
我現在是一個沒經驗的狂者無誤,
 
也唯有透過當個狂者後再去學會中行~
 
因為不去做不去試我永遠不知道,
 
去做去試之後也才有反省的機會去累積是否over或不夠的經驗,
 
如此也才能有所獲得與成長!
 
我還是會堅持想要去影響及改變它人,
 
就算知其不可還是要而為之!
 
但我知道一切都還是要隨緣~
 
因為知其不可奈何就要安之若命!
 
我也不知道我做得到底正不正確?
 
所以最後也只能向孔子學習,做自認正確的事情,然後等着被老天開除!
 
子畏於匡。曰:「文王既沒,文不在茲乎?天之將喪斯文也,後死者不得與於斯文也;
天之未喪斯文也,匡人其如予何?」《論語。子罕篇》

 

創作者介紹

走自己的路~

AcePitcher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